Latest Post

黄金保养小常识 避免陷阱的超级指南 初学者必读一分钟入门珍珠

珍珠杂谈/

文学的本质是什么? 一部文学作品最重要的部分是什么?

大家都知道买棺还珠的故事。 我们从这个短篇小说来谈谈文学吧。

我认为文学最重要的部分是它的内在品质,即故事情节之后的部分可能完全隐藏在故事中没有文字,需要读者耐心地阅读才能找到它的踪迹。 真正的文学作品必定有其独特的光泽“珍珠”。

这段特殊的文字创造出的“珍珠”到底是什么? 它很像珍珠本身,是痛苦的产物。 珍珠贝受伤后,会不断分泌物质来包裹进入体内的异物。 日积月累,它就会变成一颗璀璨的明珠。

文学的内在品质也是痛苦的产物,更准确地说,是“我”看世界后的悲悯之心。 作家完成一部文学作品时,必须顺着人物情感事件的逻辑,慢慢演绎他的命运。 快乐不需要书写,痛苦需要共情,因为共情才能减少痛苦。 痛苦出现在言语中,不是为了表现痛苦,也不是为了表现快乐。 如果文学以苦难来表现幸福,那么这样的文学就是卑鄙的,应该被唾弃。

文学应该揭示苦难的根源,唤醒人们的意识和良知,灌输人们的基因,逐步改善不健康的社会。

当读者看到珍珠的光彩时,不应该被它耀眼的色彩所迷惑,而应该看到它深刻的一面:一个人/一群人在痛苦中站起来,能否阻止另一个/一群人重蹈覆辙?

当代文学进入了一个误区,那就是读者“买珍珠还珍珠”后,立即妥协,大批作家开始做盒子。 他们不再关心珍珠,而是转而制作更精美的盒子。 、图案以及一切与卖点有关的东西,只要销量好,其他的都无所谓。 他们早已忘记了,他们才是向读者展示珍珠“内在品质”的人。

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中没有什么精彩的事件。 文本中的每个人物都过着平凡的生活,就像当时人们的生活一样。 小科波菲尔的艰难逃亡之旅,朵拉的平静大地已经死了,一切不再有人造的戏剧,一切都是那么自然,仿佛读者成了一个时代的神,从文字中俯视一个时代人的生活。

这种文笔有一种朴素的气质。 不煽情,也不苦涩,用八十万字让一个人物从一个受苦的孩子慢慢走向成功,直至与世界和生活和解。

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没有《复活》那么厚重,没有《巴黎圣母院驼背》那么热情,没有《战争与和平》那么宏大,但却有一种舒缓的文学气质。 这八十万字是一部系列电影,影片稳稳地展现了一个时代人们的生活。

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是一颗璀璨的明珠。 我不记得文章中的所有故事情节。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年轻的科波菲尔和他的母亲最后的告别,《乌鸦栖息地》的人去楼空。 这种共情的痛苦让我感受到了言语的力量。 时间久了,我会忘记它的所有故事和情节,但我会记住姑姑说过的三句话:永远不要谦虚,永远不要虚伪。 ,永远不要残忍。

这就是《大卫·科波菲尔》的明珠。 八十万字只是一个盒子。 中秋节的时候开始看的,快到小雪读完的时候了。 时间虽长,但对于一个时代一个人的命运,我是不是太唐突了? 有罪? 看完一本书,我必须在心里忏悔:我有亵渎吗?

这就是我的读书良心。

【作者简介】曲亮,男,1981年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,曾用笔名宁亮。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,2009年尝试写作,已发表短篇小说20万余字。 作品散见于《山东文学》、《黄河》等刊物,部分小说、散文获奖并入围第十三届万松谱文学奖。

珍珠杂谈/

边缘文学

校对:程岩、周红

美术编辑:王志刚